时沐笙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看到那个英俊帅气的脸放大在自己的面前。

沈嘉霖拍拍匈口,长呼道:“哎哟我的祖宗,你可算醒了。医生说你急性肠胃炎,都要胃出血了,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我怎么了?”明明记得自己从公司里出来,怎么突然就到了医院?

时沐笙声音虚弱,顿了顿又问:“你是谁?”

沈嘉霖微微一愣。

这句话很久没有人问过了。

他是谁,红遍全国的巨星沈嘉霖,几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如今却有一个女人问他是谁,若不是这双眼睛太过纯良无辜,沈嘉霖都要以为这个女人故意装作不认识他,实则是想引起他的注意。

他挠了挠头,唇红齿白的微微一笑:“你好,我是沈嘉霖。”

“沈嘉霖?”这个名字有点耳熟,时沐笙好像在哪里听过。

不过脸是陌生的,她摇摇头,低声道:“不认识,你手机给我一下——”

沈嘉霖一愣,但还是乖乖交出了自己的手机。

时沐笙打开他的支付宝,拿出自己的手机轻轻一扫,抬头问道:“我的医药费多少钱?”

沈嘉霖再次发愣,脱口道:“八百。”

哗啦一声,支付宝到账八百元。

时沐笙把手机递过去:“谢谢你送我来医院。”

沈嘉霖呆呆愣愣的接过手机,俊脸惊诧,这个女人也太不可思议了。

时沐笙下床倒了一杯热水。她步伐有些踉跄,但是已经逐渐趋于沉稳了。喝了一口后回过头,见男人还没有走,不禁疑惑道:“你还有什么问题吗!”

“没……没有。”沈嘉霖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想赖在这里不走了。他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历,如此多他清心寡欲干脆利落的处事风格,倒是有趣。

“那个……”

不等时沐笙下逐客令,沈嘉霖随口扯了个谎道:“医生说你现在还正在处于危险期。可能随时胃出血,让我看着你。”

不等她开口,他看了看窗外又补充道:“下雨了我现在也不好离开,等雨停了我就走。”

“哦。”

时沐笙相信了。

她表情淡淡的:“那多谢你了。”

雨下的没完没了,沈嘉霖坐了一会儿,便开始昏昏欲睡。时沐笙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好多了,想来明天应该就能出院。

医院病房单人间,只有一个床位,她想了想,问:“你不困吗?”

沈嘉霖有些昏昏欲睡,喝醉酒似的,但仍然摇摇头,一只手撑着头眯起了眼。

“我没事,你睡吧。”

不出三刻,沈嘉霖头一歪,竟趴在床边睡着了。

时沐笙愣愣地看着床边的大男生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。

他们素未相识,他就这么在自己的病床前前睡着了?

静坐许久,时沐笙实在熬不住睡意泛滥,往上拉了拉被子,躺下睡觉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医院彻底热闹了起来。

最先炸锅的时微博,有一家叫西域媒体爆出两张照片,称“巨星沈嘉霖夜会绝症女友,与其和榻而眠。”

并且链接出了医院的地址,照片上的沈嘉霖坐在床边,眉头舒展,极惬意的抱住时沐笙。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是一对天成佳偶。

因此一大早几乎A市所有的媒体都聚集在了医院门口,争先恐后的想要挖出第一手猛料。而此时此刻的沈嘉霖和时沐笙,还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睡大觉。

有一个小护士推门进来,惊魂未定的理了理微乱的头发,连忙反锁住了门。

“醒醒——”

小护士推了推沈嘉霖,捂住自己的匈口忍住见到偶像的花痴泛滥,一脸糟心道:“沈嘉霖,你被狗仔围攻了!”

沈嘉霖立刻倒抽一口凉气,从梦中惊醒。

开什么玩笑,明星和狗仔向来是天敌,沈嘉霖听到“狗仔”二字简直比老鼠见了猫还要慌张。那群丧心病狂的可怕人类,被他们逮到,不死也得剥层皮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小护士颤颤兢兢的递出了手机:“你看。”

沈嘉霖匆匆扫了一眼,心中立刻一震。他手指握的骨节发白,随后恶狠狠的把手机扔了出去。

“咚!”的一声,四分五裂。

小护士:“我的手机啊!”

时沐笙听到声音,醒了过来。随后她的电话就开始狂震,竟然是时慕洵的电话。

时慕洵向来沉稳的声音此时充满了气急败坏,像是有人踩到了他的痛处了似的:“时沐笙,到底怎么回事,你给我解释清楚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微博上传你和沈嘉霖睡了一个晚上,是不是真的?”

时沐笙手一震,旋即抬头,直直的迎上了沈嘉霖的目光。

男人短暂发怒之后便已经恢复如常,他拉开帘子,看了眼窗外犹如人海一般的记者,迅速关上了窗。时沐笙匆匆挂断了电话,都是聪明人,她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“昨天晚上。”时沐笙问:“你怎么会抱着我?”

沈嘉霖立刻举双手澄清:“你放心,我什么都没有做。”

时沐笙很糟心,在这里昏睡一晚上,也不知道陆瑾珩和小橙子怎么样了。

“你被偷拍了?”

沈嘉霖:“准确的说不是我,而是我们……放心,你的手机我会赔的。”

后面那句话是对小护士说的。

小护士受宠若惊的笑了笑:“男神,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”

“帮我个忙吧。”沈嘉霖弯起桃花眼朝小护士微微一笑,对方立刻被迷的五迷三道,上刀山下火海估计都心甘情愿。

“好,好的。”

“帮我去看看外面有多少人,另外……帮我们带份早餐进来。”

小护士立刻点头,慌张离去。

这么一会儿的时间,时沐笙已经拿出手机刷了大半微博,期间时慕洵打电话过来,被时沐笙二话不说拉进了黑名单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时沐笙满是歉意的说:“我昨天晕倒的时机不对,不应该晕倒在你的怀里。”

沈嘉霖眉梢一挑:“如果不是晕倒在我的怀里,怕是今天早上你就该凉了。”

“这么说我们两个都有责任。”

时沐笙方才的那句话是试探的。她不清楚沈嘉霖是什么人。如果他态度强硬暴跳如雷,那么必定是不好相处的,如果开开玩笑温柔似水,那么一定是好相处的——


买一送一:总裁爹地靠边站(书号:11609)

由于版权限制,PC站只提供试读章节,请微信关注一二阅读:amuxiaoshuo
发送书名或书号获取本书所有正版章节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